孙兴存SST效益不大 要降房价先减合规成本

2020-07-02 作者: 围观:286 42 评论

销售与服务税(SST)对降低房价的效益不彰,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会长拿督孙兴存说,降低占房价15%至20%的合规成本,才是压下房价的其中一大因素。

他指出,就算能降低合规成本的区区5%,就可对降低房价带来明显影响。


“合规成本包括有来自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譬如发展共用设施的资金贡献、转换土地收费及开发费用。

“我们希望政府通过豁免资金贡献、降低转换土地收费和开发费用,来推动更多的可负担房屋计划。

“此外,我们认同一些州属依赖开发费用和转换土地收费来发展,如果州政府要为当地子民提供低价房屋,不能够只是一味要发展商降低房价。”

孙兴存今日出席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公布今年上半年房地产调查和2019年上半年市场展望报告的新闻发布会后,接受记者访问时,这幺说。

副会长拿督许捷任也出席新闻发布会。


社会经济研究中心执行董事李兴裕受邀发表“马来西亚经济表现和展望概观:新马来西亚的挑战性转型”。

孙兴存SST效益不大 要降房价先减合规成本 许捷任(左起)、孙兴存和李兴裕在新闻发布会上对明年上半年市场展望侃侃而谈。

调低房价不能单靠发展商

孙兴存说,每一部分的合规成本,都左右着房价,销售与服务税的效益其实微小。

他说,合规成本的降低,将促使发展商在明年推出新房屋项目时,在房价上回馈购屋者,至于现有发展项目,因为已签署合约和付款,可能比较困难。

他说,合规成本的降低,将促使发展商在明年推出新房屋项目时,在房价上回馈购屋者,至于现有发展项目,因为已签署合约和付款,可能比较困难。

他说,合规成本是冲击发展商现金流的最关键因素,2017年下半年,也成为冲击业者现金流的主要因素。

第二因素材料和劳工成本

“第二因素是材料和劳工成本(2017年上半年的第二个因素是融资成本)及第三是土地成本。

他说,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无意预先设定合规成本的降幅,总之,任何的降幅,都将促成房价的降低。

孙兴存强调,调低房价,不能单靠发展商,反之相关各方都必须有所行动,包括金融机构,为有能力的购屋者提供可负担房屋的房贷。

他以一碟马来椰浆饭作为形容,如果鸡蛋、江鱼仔、白米等材料都降价,那幺椰浆饭才会更便宜,发展商的情况也是一样。

他说,政府不向建筑业征收销售及服务税,是一个好的示范,其他相关业者和利益相关者应该也扮演各自的角色,减轻发展商15%至20%的合规成本,这自然就会对降低房价带来效果。

孙兴存指出,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部长拿督祖莱达答应检讨发展商的合规成本。

上半年新项目

可负担屋占65%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指出,价格50万令吉及以下的住宅房产,占今年上半年新推出总项目的65%,因此发展商被指未兴建可负担房屋的说法不攻自破。

孙兴存说,分层房产如公寓的新项目最多,不过50万令吉及以下的住宅物业最抢手。

他认为发展商被指没有发展可负担房屋,是错误的论述。

与此同时,根据调查显示,2018上半年的新发展项目萎缩12%,从2017下半年的1万5082,下跌至2018上半年的1万3233。

来自12个州属的152名受访会员,对今年的房地产发展保持中立观点。

最高22.4%受访者来自新山,第二(20.4%)及第三(9.2%)分别来自雪兰莪和吉隆坡联邦直辖区。

盼房市走出低谷

孙兴存说,大部分州属主要推出的项目,售价从10万令吉至50万令吉,吉隆坡和雪兰莪方面,是50万令吉至70万令吉。

他希望房产市场开始走出低谷。

房产销售业绩增51%

孙兴存说,房产的销售业绩在今年上半年增长了51%,同比2017上半年是48%。

他指出,售出最多的是2至3层楼的排屋(2858个单位),主要在雪邦和莎阿南,其次是2047个单位的公寓,地点在蕉赖和泗岩沫。2018上半年总共售出6764个单位。

“受访者的滞销单位也从2017下半年的66%增加至2018上半年的75%,滞销的是还未开放的土着房屋单位,及最后融资。

“滞销单位主要在关丹和阿罗士打,价位25万零1令吉至50万令吉、新山和莎阿南(50万令吉至70万令吉)及新山和蒲种(70万零1令吉令吉至100万令吉)

报告指出,购屋者方面,97%为本地人,又以首购族为主,外国人仅仅只有3%。

报告指出,购屋的用意主要是自住(42%)、为家人购屋(35%)、投资(21%)、公司宿舍(1%)及度假屋(1%)。

47%受访者计划在2018下半年推出总共1万5852个新单位,其中8991个分层单位及房地产6433个单位,商用单位428个。

“1%受访者对2019年房产前景非常乐观,38%乐观、44%中立、16%悲观及1%非常悲观。”

李兴裕:贸易战不明朗

今明年出口更具挑战

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说,增长中的全球经济,埋伏着多重风险,贸易战、金融波动、利率上升、政治及地缘政治风险和新兴市场加剧风险的5大因素,促成全球不明朗的增加。

他说,对于马来西亚的转型,贸易战的不明朗,都可能打击我国出口展望,今年和明年的出口将更具挑战性。

他指出,2017下半年平均每个月806亿令吉的特别高出口水平、全球半导体销售的适中速度、原棕油价格放缓及美国和主要贸易伙伴中介的紧张局势,都是迫切因素,今年和明年的出口增长预计分别为6.5%和5.9%。

李兴裕发表“马来西亚经济表现和展望概观:新马来西亚的挑战性转转型”。

李兴裕说,转型中的国家经济继续在增长势头上,在2018上半年平均4.9%的国内生产总值下,该研究中心预测今年的增长为4.8%,主要由消费者需求和出口支撑,尽管存在来贸易关税战和破坏性的市场波动的负面情绪。

他指出,私人消费在政府提供生活费补贴、燃油补贴、零消费税率、个人所得税调整下依然强劲。

“私人投资在新政府政策转型以及外部逆风下,会稍加谨慎。然而,善治和透明度,有助提高中期投资展望。

“加剧的贸易关税战、美国激进加息促使资本逆转和金融市场波动,将带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滑落的风险。”

李兴裕指出,我国和其他新兴市场面临风险之间的差距是,我国的外债受到控制及未面对双赤字。

向外国人征税没意义

较后,李兴裕接受记者访问时说,政府推出的新税务,必须不会给经济、商界和消费人带来太大的冲击。

他提到汽水税和印花税,他说,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的调查显示,外国购屋者比重非常低,向外国人征税可能没有意义。

他认为政府应该提供有利的经商环境吸引私人投资,在商家取得收益后,国家就会有更大的收益。

“首相敦马哈迪医生重提官民联营机构,就是一个推动政府和私人界紧密合作,政府就有钱扶持商界、人民和提供良好的施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