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杀香港人,嫌犯在香港监狱,为何港府不办案?陈同佳送台案

2020-05-23 作者: 围观:993 17 评论

陈同佳是台湾通缉犯,如果真要入境台湾,警方也只能依法逮捕归案,所以法务部要拒绝逮捕通缉犯,很难说得过去。但是只给人、不给犯罪证据,等于是丢给台湾司法机关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因为证据不够而轻判,如何对受害人的家属交代?

引发中国民众不能收看NBA,以及香港民众多日来抗争的导火线,也就是疑似杀害女友的陈同佳,据说在劝说下,决定来台湾「自首」。不过,这件事情必须先釐清「自首」两个字,我国刑法的「自首」不一定可以减刑,而且,陈同佳不是自首,是到案说明。自首,必须在犯罪事实还没有被知道以前,就向警察机关报告自己是兇嫌,本案早就曝光,何来自首?所以自首可以减刑这件事,不妨先死心比较快。

但是,既然台湾与香港目前没有司法互助协定,也就是说,陈同佳在出狱后,只要别到台湾来,其实台湾政府也无法继续追查这件事,为什幺他要飞往台湾、到案说明、从事一个「被自首」的假动作?难道因为他自动发现自己良心不安,愿意接受台湾的司法制裁吗?

我不是他,没办法了解他的「良心」在想什幺。而且,在讨论他的良心之前,我们必须先了解,这件事情表面上的争议到底在哪里?其实,表面的争议就只有一个:「一个香港人,在台湾杀害另一个香港人,究竟应该归台湾还是香港的司法管辖?」

香港与台湾相同,原则上都是「属地主义」,所以陈金城在巴拿马货轮上想要把高进杀死,如果船开到公海,他认为,只有巴拿马警方可以抓他,但是巴拿马总统跟他又有点交情,所以开枪杀人应该无所谓。照理来说,陈同佳在台湾「杀害」香港女友,如果是属地主义,杀人事件发生在台湾,当然归台湾政府管辖,不是吗?

原则上应该是。但是,属地主义有一项规定,就是犯罪行为如果跨越两个地方,那幺两个地方就都有管辖权。例如陈同佳是预谋杀人,他在杀人的前置行为发生在香港,香港政府就有管辖权;可是,事情的结果发生在台湾,所以台湾政府也有管辖权。

那幺,台湾政府为什幺要拒绝陈同佳来台湾受审?当然不是因为爱,而是因为香港政府只愿意让他「被自首」,但不愿意移交所有罪证。如此一来,当士林地检署要侦办的时候,只能凭案发当时的证据来判断,可是关于陈同佳的犯罪动机、犯罪工具,以及是否有预谋犯罪的準备等等,都无法判断,这样要如何侦办?

而香港政府如果不愿意与台湾进行司法互助,在台湾「罪疑唯轻」的刑法原则下,陈同佳大可主张过失致死,或是一时气愤才会下手,台湾的司法机关将会陷入无法判断的窘境,一旦如此,只能按照台湾政府已有的证据判断,导致真相无法釐清。过去台湾政府一直要求香港政府将嫌犯移交,并且提供香港已经有的相关侦查罪证,但是香港政府已读不回。

已读不回也就算了,我们愿意把现有的搜查证据提供给香港政府做为定罪的依据,他们一样置之不理。现在香港政府要求陈同佳被自首,但是不移交警方侦查的资料,要台湾司法机关怎幺处理?

陈同佳是台湾通缉犯,如果真要入境台湾,警方也只能依法逮捕归案,所以法务部要拒绝逮捕通缉犯,很难说得过去。但是只给人、不给犯罪证据,等于是丢给台湾司法机关一个很大的难题。如果因为证据不够而轻判,如何对受害人的家属交代?

陈同佳「被自首」,固然解决了香港政府的难题,但是对于台湾来说,加害者与受害者都是香港人,这人又潜逃回香港,我们原本就可以把罪证交给香港,但是香港却沈默不要,而且不想审理,要把人交给台湾,拒绝司法互助,道理又何在?

陈同佳,目前只是嫌疑犯,并不确定他已经犯下杀人罪嫌。香港不愿意给台湾证据,只要给人;台湾要给香港证据,他们又不收。未来的审理结果,该要由谁负责?受害人的真相,未来又要如何让台湾的司法单位釐清?唯一能肯定的事情,就是我不会相信林郑的善意,陈同佳来台湾,如果没有香港政府在政治上的鼓励与授意,要我相信他是因为良心发现,所以到案说明?我只能回答一个字:

喔。

作者简介_吕秋远

宇达经贸法律事务所 负责人
东吴大学 兼任助理教授
NEWS98 九八法律事务所 广播节目主持人


※本文获吕秋远授权转载,原文出处

台湾香港香港政府证据愿意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