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世代的自然独(一)

2020-07-08 作者: 围观:765 89 评论

才一年多前,2013年4月一位曾担任日本台独运动领袖的大老为台独的前途,感叹地说民进党「年轻这一辈不知跑到哪边去,老的这一辈都过时了」。

他提到老的年轻的,但跳过了中生代,否则他恐怕要更加伤感。因为老的再过时,到底在他们的手里通过了主权独立决议文和台独党纲乃至台湾前途决议文;至于接班的中生代呢。首先他们是跟随陈水扁「新中间路缐」开始站在政坛上展露头角的,他们的主流观念、做法可想而知。

一方面2008高举激进的《正常国家决议文》的大旗下大败;另一方面,2009和2010选举在绝口不提国家定位议题立下选得意外地好;再如上2012又因躲不掉国家定位问题而败选,党内面对台独时的气氛就不必说了。那时侯民进党的主调便成了「老一辈独得心虚,中生代不独」。

不过台独的气氛最近突然峰迴路转。太阳花占领立法院时,学生接连上演讲台学郑南榕口气说「我是XXX,我主张台湾独立」,台独大老终于兴奋地说:「台湾有希望了了,台独已经完成世代交替了」。他说这些年轻人是「新台独」。

他并没说什幺是新台独,只是主张的人年轻吗?很自然的,学者就分析了,不过刚开始而已,面目仍未勾勒得清晰。

新台独给蔡英文主席很大的振奋,她说台独意识已经变成年轻世代的「天然成分」,她这幺讲,国民党接二连三跳出来反驳。那是当然的,否则岂不是等于默认奉「不独」甚至「反独」做教条的国民党前途暗澹?

国民党的大惊小怪证明了国民党真是一个LKK党,完全不明白现在的年轻人在想什幺。事实上年轻人比任何世代的人更台独的迹象早已出现了,(〈两个竞逐的经济共同体想像〉,林浊水,2009)到现在,当然更加明显。台独的认同的变化和台湾人认同息息相关,现在我们就来看一看tvbs2013年10月民意调查:

年轻世代的自然独(一)

依这个调查,台湾人认同,20~29岁的人竟比60岁以上的人足足多了20%,真是太强了。

新台独有许多特色,其中之一正是「天然成分」的独,或是「自然独」、「先天性」的独。(〈老台独‧新台独和不台独〉,《美丽岛论坛》,林浊水,2010/12/06)

为什幺年轻人会「天然成分」的独、「自然独」、「先天性」的独?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老一代的人受教育,形成国家认同的人生阶段,落在统一是社会主流价值的时代,耳濡目染之下他们往往成为「先天性」的统,要经过一番心灵的挣扎才变成「后天性」的独。但是年轻人却成长在台独已经成为社会主流价值的时代,因此就成了「自然独」。

20多年来,统独变迁大趋势是这样的:在1992年民主化、本土化展开之前,台独支持度的百分比,只有个位数,相反的统一支持度在7成以上。但是此后统消独长非常猛烈,1996独立31%超越统一30%,双方拉鉅争持了几年,到了2002年,出现黄金交义,独立42%赢过统一36%,之后,差距一直拉大到今天的72%比15%。现在我们就把不同年龄的人受小学国中和高中大学年龄排进下面的图表中,以便和他们的台独认同度作比较:

 

年代1970~19791980~19891990~19992000~20092010~2014台独认同%-------------------------------8%~43%36%~67%67%~70%年龄台独认同%                                          学习年龄 20~2972.7%  ~6~1516~2030~3967.5% ~6~1516~25 40~4958.7%~6~1516~25  50~5952.1%6~1516~25   60~6949.7%16~25    70~52.4%     统一认同   69%~29%35%~15%15%~

(作者製表)

看了这一个对照表,我们应该庆幸,20年来,民进党虽然一直为台独党纲吵吵闹闹,幸亏从未没有放弃,否则,今天的台湾社会会不会有让年轻人自然独的环境值得怀疑;如果有民进党恐怕也难保持前两大政党的地位。

除了台湾社会内部提供了年轻人自然独的条件之外,在几年,年轻人形成台独认同还有两个和上一代不同的地方。

一、网路族的台独:他们的台独既然是先天性的,因此一旦受到打击,反弹的情绪自然也很强烈。而年轻一代又属网路族,情绪传播非常迅速。例如中国赵磊主导了亚跆赛杨淑君事件,虽然国民党努力把事件发生关键诱导到韩国人身上,但年轻网路族迅速运用网路搜索发现了真相,于是在年轻人中掀起了比网路运用能力薄弱的老台独更强烈的反中情绪。

二、年轻一代比起老一代,有比较好的国际活动能力,也比较热心而广泛的参与各种跨国的NGO活动。这对于他们的台独意识有很大的关连。

过去,中国努力压抑台湾参加IGO,近年来则因为中国参与国际NGO活动的兴趣大为增高,于是台湾在国际的NGO活动在马政府时代遭遇到大陆远比陈水扁时代猛烈的打压,这一切,在在都引起了年轻人强烈的反感,台独意识因而上升。(〈老台独‧新台独和不台独〉林浊水,2010)

由于年轻一代活动和沟通方式和上一代的巨大落差,年轻一代有特色的台独虽然早就在成长中了,但上两代似乎还不知不觉,以至于中生代冷处理台独,而老的为台独前途失望,直到太阳花运动中年轻世代把这两样特色发挥得淋漓尽致时,大家才突然惊叹不已。

由于年轻人的台独是「天然成分」,因此蔡主席反问冻独人士,「台独党纲」这一个党创党时期所揭示的目标,如何去「冻结」?如何去「废除」?

也许有人会说,如果是不好的成分,纵然是先天性的,恐怕也得动手术才好,是这样吗?年轻人的台独这一个天然成分到底好不好,这当然是第一个要进一步探讨的;其次,年轻的台独理念只有先天的,透过网路沟通形成和参与NGO这些外显性的特色吗?还是他另外还有本质性的好价值要珍惜的?这是第二个应该认真追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