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公园(完结篇)‧坐山看海执行任务

2020-07-28 作者: 围观:739 74 评论
穿越公园(完结篇)‧坐山看海执行任务身为一名护林员,除了需要保护森林里的资产,更要确保森林的“健康”以及游客的安危。为了惠及大众,他们必须牺牲小我,与世隔绝的待在小岛或是公园里,执行一百六十八小时的监督与巡逻的工作。在国家公园,就算他们拥有先进的智能手机却因没有讯号,因连不上网络系统无法上网而派不上用场。他们只能坐山看海,老老实实地在岛上执行任务。每次入林登岛,护林员都不会是孤军作战,会有同伴一起执勤,轮流巡逻,青菜白饭就是一餐,累了,也只是轮流着休息。每次执勤,他们都得揹上行囊,带着足够食水用品后坐上快艇,到岛上或林里站岗。一星期后,他们才能返回繁忙城市。来自吉隆坡蕉赖的祖卡菲,一年半前离乡背井,只为了可以继续他爱护大自然的梦想,到槟城国家公园去担任护林员。祖卡菲坦言,“在这之前,我曾在其他州的公园当护林员。在我被安排到这里工作的第一天,我被这里的环境吸引了。虽然它不比其他国家公园大,但却保存着最原始的环境,让每一个进来的人都能感受大自然的美丽和自在。”教护林员最为掺扎的抉择,莫过于必须短暂离开家人,和伙伴待在森林或岛上执行任务。但是工作了一年半,祖卡菲也已习惯了这样的生活。“我之前曾在彭亨州的国家公园工作。比起这里,之前每一次入林值勤的时间是一个月,所以相较起来这里比较轻鬆。”不过,祖卡菲感慨地说,“现代人因为对科技的过度依赖,时时刻刻和手机或电脑作伴,早已忘了人类最原始的生存法则。今天如果我让这些人来体验这种生活,他们必定会不知所措。也因如此,愿意加入护林行列的人不多。”工作充满挑战性这份工作充满了挑战性,接下护林员这份职务后便得接受它独特的工作性质,执勤时日以继夜的进行巡逻和监督工作,虽然如此,自加入护林员行列后,祖卡菲却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我们付出的比一般人多,得承受的磨练也不小,但我们得到了许多人所无法体验的生活环境。少了城市的喧哗,空气的污染,每天被大自然拥抱着,呼吸着清新的空气,身体也变得更健康,思绪也更平静。”在担任护林员期间,祖卡菲见识过各式各样的游客,友好的游客会遵守规则,也会帮忙减轻他们的工作。他说:“从我开始担任槟城国家公园的护理员后,每天都得面对形形色色的国内外游客。这些游客当中,有些很配合我们的指示,协助保持森林的整洁,有时候一些游客也会提供我们一些建议,告诉我们如何让护林行动更全面。也有些游客会自动扮演护林员的角色,当他们看到缺德游客随意丢垃圾或破坏森林时,他们会上前劝阻。”祖卡菲讚赏这些友善的游客讚有加,但有时候也难免遇上霸道者。在这种情况下,护林员只能改变做法,以柔济刚的去开导他们。互相合作保护环境整洁能与飞禽走兽相处,是祖卡菲当护林员的动力。他兴奋地说:“我经常看到豪猪、山猪及其他夜间动物出没。许多人都会觉得夜晚的森林总是特别的阴森诡异,但我却乐在其中。我认为只要我们不去伤害这些动物,牠们也不会轻易的攻击我们。”4个护林员轮班执勤目前只有4个护林员轮班执勤的槟城国家公园,要照顾这幺一个说小不小说大不大的环境确实是不易,因此祖卡菲期望不管是游客还管理层,大家都可以互相合作,保护环境的整洁和公园内动植物的完整。祖卡菲还说,相比之下,彭亨州的国家公园的管制措施较严厉,护林员有时会作突击检查,进出入口处检查及巡逻,反观,槟城国家公园的管制还算鬆懈,因此若游客不珍惜现有制度,可能将失去自由出入的权利。面对资金短缺困境虽然槟城国家公园的面积小,但每年却有许多游客造访。祖卡菲解释,“这里算是在城市範围之内,不像其他国家公园若想要去参观,还须舟车劳顿。”对于槟城国家公园未来的发展,祖卡菲认为最具挑战性的还是维修工作。他说:“开放至今已有10年时间,这国家公园局仍没向游客征收入场费,游客可以不受限制的进出,而其维修资金也多来自中央政府的拨款。在这种情况下,当局也面对资金短缺的困境,难以让年久失修的设备时刻处于良好状态。游客应该珍惜现有的方便,儘可能保护这难得的一片绿地。”放弃享受繁华生活守护海龟产卵距离哥拉朱海滩5分钟外的海龟保育区里,可以看到刚出世的海龟在水池里游泳,再往前走进展览厅里,可以看到许多海龟的相关资料,一个年轻人守在小小的展览厅里。21岁的阿津和时下的年轻人不一样,他不是“低头族”,而是负责在国家森林里当海龟保育区的研究员。在大家追求科技的便利,享受繁华生活时,他却选择了这份工作。他告诉《》,“虽然我也喜欢追求潮流,也喜欢打游戏机,但我对大自然更加感兴趣。科技可以日益发达,不断的进步,但是大自然的发展却开始往后退,在大城市中,要看到一丝绿意彷彿是一种奇蹟,所以我选择了加入保护大自然的行列。虽然我们必须长时间待在森林里,几乎24小时都得打起精神,但可以为大自然,为社会尽一份力却足以抵销所有的辛苦。”保护濒临绝种海龟阿津的主要工作是保护濒临绝种的海龟。由于来这里的海龟将不定期的上岸下蛋,而且也无定点,所以阿津每天上午都得和同伴一起轮流巡逻,寻找海龟蛋的下落。他说,“海龟通常都会在凌晨上岸产卵,但是牠们既敏感又聪明,一旦发现有人埋伏或观察,牠们就不会下蛋,或就算下了蛋,也会一去不回。所以我们必须确保在那段期间没有人打扰到海龟的作息。此外,我和同伴每隔4小时就会巡逻一次,确保海龟蛋都受到保护,避免被游客弄伤或偷海龟蛋。”“一旦发现有海龟蛋,我们就会用网将它覆盖和做记号以方便日后工作。一般海龟蛋在孵化后,我们会将小海龟放在小池里饲养。这是为了确保小海龟的健康和安全成长,直至养殖两週后,我们便会把小海龟放回海里,让牠们自己生活。”在这里工作了两年,阿津说曾经发生过海龟蛋被偷的事件。他说,“那时候在另一座岛上也常有海龟上岸产卵,由于岛上缺少护卫,让游客可有机可乘。自此之后,我们也加强了保安工作,确保类似事件不重演。”/副刊‧报导:张月星‧2013.09.11